原来白月光是我啊

《原来白月光是我啊》原来我是白月光 第三十章 花朝节4 原来白月光是我啊别扭受

时间:2020-07-20 00:09:37编辑:拇阅读

经典小说《原来白月光是我啊》由月见十四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苏稚颜,顾奕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嘉纯公主死死的捏着手上的犀角杯,勉强的笑了笑,“自然是再满意不过的了” 苏稚颜轻轻瞥了一眼嘉纯公主用力到指关发白的手指,“那靖安

原来白月光是我啊

>>>《原来白月光是我啊》在线阅读<<<

《原来白月光是我啊》免费试读


嘉纯公主死死的捏着手上的犀角杯,勉强的笑了笑,“自然是再满意不过的了”

苏稚颜轻轻瞥了一眼嘉纯公主用力到指关发白的手指,“那靖安就放心了”

直到去摘花扑蝶的姑娘们,三三两两回来的时候,两人都没再说一句话,嘉纯公主怕自己再说下去,就要被苏稚颜气得怒火攻心了

而苏稚颜,摇摇手中的团扇,高深一笑,现在还不着急,好戏才刚刚开始

嘉纯公主看着人都回来得差不多了,才把放在身边的一只小巧的鼓拿出来放在香几上,摇了摇手摇铃示意大家都安静后

嘉纯公主看着苏稚颜笑容可掬道,“大家赏花也赏得差不多了,不如我们来击鼓传花,谁接到彩头的便行酒令,如何?”

苏稚颜看着嘉纯公主对着自己说这一番话,就知道这绝对是冲着自己来的,放眼整个京城,人人都说靖安郡主娇惯放纵,琴棋书画那是样样不通

现在却看着自己说要行酒令,若是说得上来便无事,若是说不上来面前的桃花酿就不是抿一抿就可以的

苏稚颜怎么可能顺着嘉纯公主的意,让自己在所有人面前下不来台

苏稚颜嫣然一笑,“既然嘉纯公主想玩,那也不是不可以,只是我觉得,只是单单行酒令,未免也太无趣了些”

嘉纯公主现在看着苏稚颜笑,就觉得大事不妙,但话已经放出去了,断不能再改,“那依靖安意,如何才算是有趣?”

苏稚颜得逞的笑道,“能被公主邀请的小姐皆是豪门望族,这诗词歌赋想来也是出类拔萃,不如由我来定个题吧,公主也一起来,才算是有意思,大家觉得如何?”

在坐的小姐们哪个不是个人精,看着嘉纯公主和苏稚颜一来一往的,个个都噤若寒蝉,就怕牵连到自己

哪曾想苏稚颜突然就把问题抛过来,这若附和苏稚颜定会得罪了嘉纯公主,她们来着就是为了能入了皇家的眼,如今连皇子的面都没见上,岂能冲撞了公主

但若是反驳苏稚颜,谁知道依照她的性子,会不会又做出推人的事情来,到时候,怕是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了

最后不远处传来一阵温婉的声音,“臣女觉得郡主此话说得也算在理,公主虽然是今日花朝节的牵头人,但花朝节和宫宴不同,就是大家一起凑个乐,哪有那么多条条框框”

苏稚颜闻声望去,发现说话的这个女孩陌生得紧,就算自己不爱出门,但对京中高门贵女那也可以说是了如指掌

那女子见苏稚颜有些疑惑,便对着苏稚颜抱了抱拳,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,“臣女是越骑校尉的独女许平夏,这次是随陆将军,一起回来的”

言下之意就是,我们是自己人,我会帮你

苏稚颜了然的点了点头,但周围其他的嫡女们不答应了,上面坐着的公主郡主她们没办法争论一个,但这越骑将军她们还是不放在眼里的

嘉纯公主听着下面你一言我一语吵吵嚷嚷的,头痛的按了按太阳穴,语气不耐,“吵吵闹闹的,像什么样子?”

深吸一口气,看着苏稚颜道,“那本宫就和大家一起”

看着笑得勉强的嘉纯公主,苏稚颜悠然自得的说到,“只是行酒令未免也太过简单了,正巧现在是花朝节,我们就以花为题,说的诗必须带花,行个繁花令,大家觉得如何?”

见无人反驳,苏稚颜离开座位,拿过嘉纯公主桌子上的小鼓,走到许平夏面前,递给许平夏

和其他人解释道,“为了公平,不如就让许姐姐当这个击鼓人吧”

嘉纯公主看着明明是自己举办的花朝节,可是大家都慢慢的听起了苏稚颜的指挥,不忿道,“靖安这样才是不公平吧,毕竟这位许小姐是头一个为你说话的”

苏稚颜似笑非笑的看着嘉纯公主道,“许姐姐刚刚从安平回来,又一直随军,你让她说诗,那才是不公平吧?”

见刚刚还在议论纷纷的声音慢慢弱了下去,苏稚颜笑容可掬的继续到,“靖安想了想,还请大家提提意见,这万一这有人说不上来,我们该如何罚她呢?”

在坐的姑娘们,好不容易出门一聚,苏稚颜这话一说,也来了兴致,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

苏稚颜眼神未动的看着前面的嘉纯公主,徐徐开口,“不如这样,答不上来的,就自罚三杯桃花酿,若是不胜酒力喝不了的话,就回答一个问题,而且必须说真话”

嘉纯公主在苏稚颜说出这番话时,心里暗叹不好,但看到所有人都抬头看着自己,踌躇了半天也无法拒绝,只能答应下来,心里祈祷,可千万别传到自己

一炷香之后,花球传到了苏稚颜手上,周围的小姐们连声起哄让苏稚颜快说,不说可就要喝酒了

苏稚颜看着那一张张不怀好意的脸,心里暗暗发笑,若是以前的自己,别说是带花字的诗了,就是诗词,自己都不能流利的说几句

只是她们怎么可能知道,自己以前为了能和顾奕多说上几句话,连自己最爱的杂记都不看了,天天捧着生涩难咽的诗词读

苏稚颜自嘲的笑了笑,站起来念道,“何物不为狼藉境,桃花和雨更霏霏”

说完鼓声继续,但苏稚颜却并不急于把手中的花球传给旁边的赵宛卿,直到鼓声停止的前一刻,才把花球掷到面前的嘉纯公主手上

嘉纯公主看着明显就是故意的苏稚颜,心里狠不得下去撕烂苏稚颜的嘴,但还是强颜欢笑道,“刚刚各位妹妹们都说了不少,本宫一时也想不起来了,便自罚三杯好了”

苏稚颜言笑晏晏的看着嘉纯公主饮下三杯后,转头让疏雨给自己倒上刚刚侍女为自己新送上的桃花酿

用两人才听得见的声音问,“疏雨,你说你擅用毒,你闻闻这新送来的桃花酿有什么蹊跷”

疏雨面色不动为苏稚颜把酒倒上,用食指沾了沾故意洒出去的桃花酿,借着衣袖的遮挡凑近鼻尖闻了闻

十分肯定道,“这酒倒是并无什么不对,只是我闻着,倒是比刚刚小姐喝的烈上不少,就算是军中善酒的人喝了,三五杯便会醉得不省人事”

抬头看了眼苏稚颜,有些踌躇道,“更何况,初品时,这酒并无什么酒味,只是后劲极大,不知不觉就醉了”

苏稚颜嗤笑了一声,看向前面的嘉纯公主,接过赵宛卿传过来的花球,故技重施的再最后一刻掷到嘉纯公主手上

嘉纯公主本想将计就计,借这个机会特意让人换了桃花酿上去,为的就让苏稚颜出洋相,但没想到苏稚颜一口也没有喝

眉头一皱,又心生一计,“靖安这样可就是耍赖了,如今这诗都说得差不多了,不如这样,本宫自罚三杯,靖安你陪本宫喝一杯,怎样?”

苏稚颜掩口而笑,“这游戏虽是游戏,但可不仅仅是只靠运气这么简单”

伸出手指了指头说,“还要动动脑子,不管是击鼓传花还是繁花令,可都没有一条规定说不能这样”

苏稚颜今日所来,为的可不是简简单单的和嘉纯公主逞一时的口舌之争

于是苏稚颜慢条斯理的将疏雨刚刚倒好的桃花酿拿起来说,“不如这样,我喝下这杯桃花酿,公主你回答我一个问题”

说完不等嘉纯公主回答,对这她摇摇一敬,一饮而下后,将酒杯猛地一下搁置到花几上

目不转睛的盯着嘉纯公主问,“敢问嘉纯公主,你什么时候把抢了我的雀吟山庄还回来,是不是拿久了,就忘了谁是这里的主人?”

原来白月光是我啊

原来白月光是我啊

经典小说《原来白月光是我啊》由月见十四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苏稚颜,顾奕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嘉纯公主死死的捏着手上的犀角杯,勉强的笑了笑,“自然是再满意不过的了” 苏稚颜轻轻瞥了一眼嘉纯公主用力到指关发白的手指,“那靖安

作者:状态:连载中

小说详情

《原来白月光是我啊》章节免费阅读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原来白月光是我啊》原来我是白月光 第三十章 花朝节4 原来白月光是我啊别扭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