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吟剑上雪

《白吟剑上雪》剑与远征上白 第二十章 幽狼宅内会侠客,白刺楼里邀进安。 白吟剑上雪平胸小受文

时间:2020-07-16 00:05:59编辑:拇阅读

《白吟剑上雪》是舟叶轻飏写的一本武侠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白吟剑上雪》精彩章节节选: “所以,你利用那些死囚扮成乞丐,来算计叶妆和叶庆,是为了套出匈夷间谍的名单?”白驹推断道,“而我来了,你知道叶妆一定会接近我,然

白吟剑上雪

>>>《白吟剑上雪》在线阅读<<<

《白吟剑上雪》免费试读


“所以,你利用那些死囚扮成乞丐,来算计叶妆和叶庆,是为了套出匈夷间谍的名单?”白驹推断道,“而我来了,你知道叶妆一定会接近我,然后干脆将计就计,通过算计我来让叶妆自己暴露,从而套出匈夷间谍的名单。只不过,你没想到叶妆会就这样自杀,致使线索就这样断了。”

“大概就是这样吧。”幽狼靠在桌子上,笑道,“不过,有一点你说错了,那就是,线索并没有断。”

“你是说那个孙县令吗?”白驹猜测。

幽狼诧异地看向白驹,脸上的得意之色瞬间荡然无存:“呀,你怎么知道?”

白驹伸了个懒腰,语气听上去十分随意:“以今日所见,孙县令应该是一个贪官。倘若匈夷间谍中了你的圈套,便一定回去贿赂孙县令,联合叶妆,让孙县令判我死刑。而作为一个父母官,决定堂下之人的生死只在一念之间,贪婪的他,一定会接受。如此,去调查调查孙县令,说不定能找到匈夷间谍的线索。”

“呀,怎么什么事儿都被你猜中了,真没意思。”幽狼失落地坐在座位上。

白驹轻轻一笑,看向寻刺:“你那边怎么样了?”

“那个‘梦’天赋的修行者,倒是有线索了。”寻刺说道,“今天早上,叶妆放飞了一只信鸽,我跟着那只信鸽,一直到了太守府。”

“等等,你说信鸽飞进了太守府?”白驹忽然出声道,“你的意思是,太守府和间谍有关系?”

“呀,应该不会吧。”幽狼皱起眉头,“今日,那太守之子吴进以天子巡狩的身份突然到来。明明理应和孙县令官官相护、狼狈为奸。但是,他的话里,却明显是在偏袒白驹的,想必他也知道这是一桩冤案,只是以他的身份,不便插手罢了。那吴进,是一个正直之人,其父吴太守,虽然不是什么清官,但是据我所知,他只是会在不影响大局与公道的前提下贪那么一点儿,其骨子里还是个挺正直的人的。”

寻刺摇摇头,“我不知道吴太守跟匈夷间谍有没有关系,因为,入了太守府之后,我便跟丢了信鸽。”

“哦,这倒是正常。”幽狼又开口,“那吴太守个人喜好奇门遁甲之术,其府宅的布局,也是请专人设计的。莫说你了,在这幽州城住了这么久,他家我也去过好几次,但是单独行走,我还是会迷路。”

“这个专人是谁?”白驹瞥了幽狼一眼。

“呀,还能有谁?自然是一年前来到此处的‘乐绝’叶枫了。”幽狼双手交叉,置于胸前,愤愤的说道,“那叶枫也是,没事儿研究什么奇门遁甲,还给吴太守改造太守府。宅院本就是住人的地方,弄那么复杂干啥?依我看,还不如我的宅院呢!”

“你的宅院的确很朴素,一览到头。”白驹朝大厅前门的方向看了一眼,其视线通过走廊、穿过大门,一眼就望见结成了冰的临城河,“寻刺,那吴太守,是修行者吗?”

“这也是我要说的重点。”寻刺深吸了一口气,道,“我怀疑,他就是杀死来刺杀我们的那个刺客的凶手,并且,极有可能也是派那个刺客来刺杀我们的幕后之人。”

“何以见得?”

寻刺坐到白驹身旁,说道:“我刚开始到达太守府的时候,跟着两个丫鬟来到了其夫人的卧房外,感知了他夫人不是修行者之后,我便翻身上了屋顶。谁知,他就突然出现在我身后了,我几乎都没有注意到。但是,通过感知,我得知他只是个众生境界。”

“一个众生境界,在你未曾发觉的情况下,出现在你身后,这确实是匪夷所思。”白驹说道,“若是速度够快,瞬移你身后的,五种天赋中便就是‘光’了,可你的天赋是‘光’,不可能发现不了。除此之外,就只有可能是你出现了幻觉。”

幽狼接着说道:“而能使人产生幻觉的天赋,便是‘梦’了。只不过,那吴太守为什么要对你们动手?还白白浪费了一个天赋为‘梦’的修行者。”

白驹看向了幽狼,“昨天,我们走了之后,你应该给那个刺客收尸了吧?关于那个刺客,你查到什么了吗?”

“呀,你知道吗,白驹,我真的很讨厌你这幅胸有成竹的姿态。唉,算了算,谁叫我们也能称得上是朋友呢,我就不计较了。”语罢,幽狼无奈地叹了口气,然后正色道,“似乎是有人在可以掩饰,关于那个刺客,我什么都查不到。”

“意料之中。”

“那你还问我!”

白驹横过眼,也不顾幽狼那幽怨的眼神,自顾自地说道,“在幽州,能把手伸得这么开,让一个人的存在毫无痕迹的,估计也就只有吴太守了。”

“可不是嘛,可偏偏,我们又不能动他。”幽狼走到白驹面前,直视着白驹那双清亮的眸子,笑道,“那么,我亲爱的白驹少侠,你要怎么办呢?”

“这就不劳你费心了。”白驹推开幽狼的身子,起身道,“你帮我好好照顾叶庆便好!”

说着,白驹走出了大门。

“呼,就这么走了,真是让人火大呀!”幽狼瞥了寻刺一眼,“你说,是不是呢?”

寻刺幽幽地看了幽狼一眼,然后跟上了白驹的步伐。

“我去,你们两个真是……穿一条裤子的混蛋!”幽狼大骂道。

寻刺跟上了白驹的步伐,问道:“白驹哥哥,白驹哥哥,你这是要去哪里找线索啊?”

“人多的地方。”白驹略微扬起嘴角,“你先回客栈吧,那地方你不方便去。”

寻刺愣了一下,看着白驹的背影,寻刺马上就反应了过来,白驹所说的地方是哪里。

午膳后,怡红楼内,白驹坐在座位上,听着前方舞池传来的琴曲,对于舞池上那跳舞的姑娘,白驹却显得意兴阑珊。

“哎呦,这位公子,您来到怡红楼,我们却把你一个人冷落在这儿,真是招待不周啊!”那老鸨见白驹一个人在这儿喝酒,连忙上前来陪酒,“不知公子想要什么样的女子呀?”

白驹有些好笑地望向老鸨,说道:“刚进门的时候,我不就说了吗?我想要红玉姑娘来陪我喝酒。”

“这……”老鸨有些为难,劝说道,“公子啊,我们这儿的好姑娘还有很多,您干嘛偏偏就要红玉姑娘呢?”

白驹饶有兴致地看着老鸨,笑道:“那,红玉姑娘总是要陪客人的,干嘛偏偏就不能陪我呢?再说,我知道她在舞池上跳舞,我又没要她现在过来,跳完舞再过来便好。”

“公子说笑了。”老鸨欠身道,“只是,孙县令来了,红玉姑娘是孙县令常常临幸之人,这红玉姑娘在跳完舞,自然是要去服侍孙县令的。所以……”

白驹摆摆手:“罢了罢了。一会儿我的朋友会来,等他们来了我再决定吧。”

“可是这……”

白驹扔给她一块银子,说道:“放心,银子我有的是。我现在想要自己喝酒,麻烦你走开,有问题吗?”

“没问题、没问题。”老鸨连忙赔笑,走开了。

“我就知道,白驹哥哥说的,又是这种地方。”一人在白驹对面的座位上坐下。那人长发束冠,虽然有着一撇小胡子,但是面目比白驹还要清秀几分,胸部却微微隆起,看上去十分健壮。

“哟,男装不错。”白驹笑了笑。来人,正是换了男装进入怡红楼的寻刺。

寻刺抱怨道:“哼,白驹哥哥,你还说呢,又来这种鬼地方。虽然我也不在乎,但是经常寻花问柳,要是得了花柳病,那该怎么办啊?”

“修行之人,体质良好,应该能够避免。”说着,白驹还一本正经地思索起来,“所以,寻刺妹妹不必过多地担心啦。”

“唉,好吧,我也懒得管你。”寻刺环视了一下周围,“不过,你都来这么久了,居然没有叫小姑娘陪你喝酒?”

白驹指了指正在舞池上跳舞的女子,说道:“你知道她吗?”

“风尘女子啊,有什么特别的?”寻刺仔细观察了一下白驹所指的女子,无论是相貌,还是身材,就算是在这春楼之中,那女子也算不得出彩。虽然女子的舞确实有那么点儿意思,但是在这风尘之中,能歌善舞的女子很多,就算是那北漠醉梦阁的花铃姑娘,舞蹈都比这女子要出色一些,寻刺实在是看不出这女子的特别之处。

“她叫红玉,虽然在这怡红楼中算不得特别上乘的花魁,却是今天审我的那位孙县令常常临幸之女。”白驹将被子里的酒喝完,然后又倒了一杯,说道,“这不,那孙县令上午刚刚上完堂,下午就到这怡红楼中想要临幸这位红玉姑娘了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在她身上,可能会有线索?”寻刺猜测道。

白驹略一点头,说道,“没错。一般来青楼的常客,要么是真心实意来寻花问柳的富家子弟,要么是平日压力过大的人,这其中,以官员为主要。生活中压力过大,在青楼女子身上,能够短暂找到心里寄托,平日里的不快之事,在无意中向青楼女子提起,也不是不可能的。”

寻刺用手扶着脑袋,撑在桌子上,坏笑地看向白驹:“如此看来,白驹哥哥,应该是属于前者,真心实意来寻花问柳的那一类喽?”

白驹翻了个白眼,“我可不是富家子弟。”

“既然如此,为什么你不把她叫来,当面问她?”

“青楼女子也是有职业操守的好不好?”白驹无语地看向她,“一般来说,除非官员问话,她们在客人那儿听到的东西,都不会往外说的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寻刺拱手,正色道,“白驹哥哥真是经验丰富,令在下佩服。”

“行了行了,你别调

白吟剑上雪

白吟剑上雪

《白吟剑上雪》是舟叶轻飏写的一本武侠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白吟剑上雪》精彩章节节选: “所以,你利用那些死囚扮成乞丐,来算计叶妆和叶庆,是为了套出匈夷间谍的名单?”白驹推断道,“而我来了,你知道叶妆一定会接近我,然

作者:状态:连载中

小说详情

《白吟剑上雪》章节免费阅读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白吟剑上雪》剑与远征上白 第二十章 幽狼宅内会侠客,白刺楼里邀进安。 白吟剑上雪平胸小受文